当前位置:地方首页 > 旅游 > 走遍云南 > 正文

遇见啦井 短暂邂逅遮不住记忆里的芳华(1/13)

保存图片 2017-11-29 02:47:42  作者:陈海宁 林岭东  来源:中华网云南  参与评论()人
遇见啦井 短暂邂逅遮不住记忆里的芳华
上一张下一张
群山中的啦井(资料图)
图集详情:

来到啦井,已是午后,云淡风轻的好时刻,阳光照在身上暖暖的。而云下的啦井,虽说有几分萧条,却依然掩盖不了那曾经的繁荣。

沿着一条盐泉,一行人开始了短暂的啦井之旅。对于啦井的认知来自于盐马古道,由于当时交通不便,食盐交易流通全部靠人背马驮,于是形成了以啦井为中心盐马古道交通网,这条古道,因需翻越碧罗雪山,跨越澜沧江和无数条溪流泉瀑,地理位置非常险要。古道的险要挡不住往来客商的脚步,旅途的艰辛阻止不了运盐人的对盐乡的热情,运盐的历程造就了盐乡的繁华和喧闹,盐的流动联系了盐乡与外界的交流与了解。其形成特有盐马古道文化,盐马古道文化是兰坪民族文化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甚至是兰坪社会文明的初始。不论傈僳族的“摆时”,还是白族那马人的“开益”、怒族人的“哦得得”无不显现着古盐文化的影子,盐马古道孕育了《赶马调》、《思念曲》、《相会歌》等动人的旋律,承载和传播着怒江各民族的文化。于是乎,一直都怀有对啦井的向往之心。当真正走在这里时,感受到了啦井和想象中的区别是很大的,和其它很多以盐井而著名的镇子不同,这里几乎没有开发过的痕迹,盐房依旧用老的方式手工熬制盐,然后或在路边、集市售卖,或供给外地客商,仅有的兰坪啦鸡鸣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也是以手工坊熬制桃花盐工艺品、非食用保健盐,以此传播盐马古道人文历史。

镇子的街道是盐马古道的一部分,虽说一色的灰石板行取代了布满马蹄窝的老路,行走其间,和来来往往的小镇居民擦肩而过,依然能感觉到那古道上的马蹄声和马帮的驮铃声。

伟岸的群山遮住了日头,清风细细,该是离开的时候了。对于啦井,我更愿意称她为“活着”的记忆之城,随着秘境兰坪越来越为外界所熟知,想来不多时,这里就会有一地芳华。啦井,我还会再来的。

图文:陈海宁林岭东

延伸阅读:

地处世界自然遗产“三江并流”腹地的兰坪县,遍布古盐井,有“兰坪八乡九盐井”之称。啦井盐质地坚硬,呈桃花色,渗透力强,据《新篡云南通志.盐务考》记载:“云南各井盐质……矿卤气味最浓者,莫如喇鸡鸣井”。啦井盐有“桃花盐”这称,誉满全滇,生产的食盐供应大理、丽江、迪庆、怒江和西藏部分地区,部分还远销到缅甸北部地区,深受销区人民欢迎。

兰坪县境内的盐马古道,有“剑川金华—兰坪啦井”、“云龙石门—兰坪老母井”、“ 维西—兰坪高轩井”、“碧江县(知子罗)—兰坪啦井”等四条知名线路,以及境内盐井环线“老母井—下井—新井—上井—小盐井—高轩井—啦井—期井”。整个兰坪的盐马古道网,在滇西北的盐运商旅通道中,有着比较深远的文化历史意义。而处在盐马古道网重要节点的啦井,有“白腊歌舞唢呐声、一湖十里誉滇西”的桃树湖,有“走进云岭深处、体验物种大观”的富和山和拉沙山,有曲径通幽的新生桥国家公园,有道不尽的盐马文化,唱不完的酸曲小调、听不够的古今传奇……

清道光初年,一个名叫和壮美的牧羊人,发现盐泉,后二十三年,蜀人李天有挟资来啦井游历,发现这里的盐水很好,于是向上申请开井报税。从此啦井(史称喇鸡鸣井)步入百年辉煌旅程。声名远播的啦井桃花盐,在滇西北盐业发展史中有浓墨重彩之一笔,这一笔,也是兰坪几代人共同的文化记忆。营盘籍民族英雄杨玉科将军在盐马古道上的善行,如今廊桥古道遗迹犹存。

近二百年间,南商北旅来此驻足,留下了令后人咀嚼不尽的盐马文化。二百年中,小小啦井,商旅汇集,文化交合,远自湖广川藏的客商,近如大理丽江中甸怒江保山的盐贩马帮,带着银子票子,走进云岭深处的啦井,各种口味在此汇合,形成了享誉滇西的啦井菜系,如“八大碗”等经典菜谱,如今依然名气十足。小小一道家常菜,吃着吃着,不经意间便会吃出很多富有诗意的历史味道。

啦井出名的不止盐,这里的酒文化,在滇西北盐马古道文化中,名声斐然。从云岭富和山流淌下来的玉龙河,水质甘美,啦井马道子村的酿酒历史,几乎与盐业开发同步,啦井的酿酒历史是整个啦井盐马文化的一个缩影。啦井有着180多年的酿酒历史和传统的酿酒工艺,酿酒的历史和古盐井一样悠久,这里空气湿润、气候宜人,水质好,是酿酒的天然宝地,酿制出的盐井古酒口感纯正,清香扑鼻,深受往来客商欢迎。尤其是五味子酒。同时,以小镇啦井为中心辐射出多条盐马古道,其中就有著名的穿越澜沧江峡谷的碧罗雪山鸟道以及通向内地的盐路山古道、滇藏古道等。如今,已成为徒步爱好者的天堂。啦井还是怒江云岭自然保护区里滇金丝猴最重要的栖息地,因为这里有它们赖以生存的云杉林。


点击排行榜

返回顶部 反馈 -